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韩国驻沪总领事:世界经济将发生改变 中韩应合作应对挑战!

韩国驻沪总领事:世界经济将发生改变 中韩应合作应对挑战

时间:2020-07-15 09:51:35 来源:澳门奥博集团 作者:于莎莎 阅读:462次

韩国驻沪总领事:世界经济将发生改变,中韩应合作应对挑战

  “中国成功的防疫措施,还有展示出来的自信、信念,对包括韩国在内的全世界都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自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一直身处中国、见证着中国抗疫的全过程韩国驻上海总领事崔泳杉近日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毫不讳言称,最初曾担心“在当时紧张的局势下,中国政府和人民能否很好地克服这场危机”,但随后他亲眼见证了中国政府为战胜疫情,与医疗团队、全国人民齐心协力,迅速地控制疫情扩散,用比很多人预想中更快的速度克服了困难,“让人为之动容”。

  韩国则是中国之外最早暴发疫情的国家,先是2月在大邱出现“超级传播事件”,确诊患者以大邱、庆北地区为中心剧增,但韩国中央政府反应迅速且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使得韩国在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的一个月内疫情发展便趋于缓和,成为全球防疫“优等生”。

  与此同时,中韩两国在抗疫期间的合作饱受关注。两国率先成立联防联控合作机制,创下相互疫情“零输入”纪录;5月1日,两国率先开通重要急需人员往来的“快捷通道”,保障经济稳定运行。

韩国驻沪总领事崔泳杉韩国驻沪总领事崔泳杉

  疫情下的中韩携手

  崔泳杉毕业于首尔大学中文系,1990年入职韩国外交部,2018年11月来到上海担任韩国驻上海总领事。在崔泳杉30年外交生涯中,曾先后3次在驻华使领馆工作,时间长达10余年,被称为“知华派”外交官。

  疫情期间,崔泳杉作为总领事参与了中韩两国在对方疫情最严重时期相互支援的工作。而对中国唐诗颇有研究的崔泳杉也在写给曾帮助韩国的无锡、盐城等城市的回信中,援引唐朝诗人张九龄的诗“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表达感谢。

2月27日,韩国驻上海总领事崔泳杉(右)与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人士在将运往韩国的口罩前合影。 韩国驻上海总领事馆 供图  2月27日,韩国驻上海总领事崔泳杉(右)与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人士在将运往韩国的口罩前合影。 韩国驻上海总领事馆 供图

  崔泳杉表示,在防疫的初期,韩国也出现了物资短缺的情况,但仍然毫不犹豫向中国支援防疫物资,“我们大部分国民能够理解这其中的原因,而且在之后反观这个过程就会发现,正如韩国俗语‘雨后地更坚’、中国俗语‘患难见真情’说的那样,两国间互相支援这件事,对相互的防疫胜利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在崔泳杉看来,中韩两国共同抗疫加深了双方关系,也为两国关系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他告诉澎湃新闻,最终证明,中韩两国在经历防疫的过程中,在相互支持中更加相互信赖,在艰难的时候互相帮助,对两国来说有着更大的意义。

  2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同韩国总统文在寅通电话。3月13日,中韩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合作机制正式成立并举行首次视频会议。该机制由两国外交部门牵头,卫生、教育、海关、移民、民航等部门参加,力图加强沟通协调,统筹开展疫情防控和经验共享,共同战胜疫情。4月29日,中韩举行联防联控合作机制第二次视频会议,宣布建立中韩重要商务、物流、生产和技术服务急需人员往来“快捷通道”。5月1日,“快捷通道”正式开通。5月13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同韩国总统文在寅通电话。两位领导人在通话中都强调,中韩“快捷通道”为全球抗疫积累了有益经验,树立了合作典范。

  “面对疫情危机,人类社会是作为命运共同体,应该选择团结与合作而不是自谋其生,中韩两国都认识到这一道理并付诸于实践。” 崔泳杉指出,韩国驻上海总领事馆今年原本的工作计划有许多因突如其来的疫情而被迫搁置,中韩两国在防疫上的物资交换与合作成了两国各级政府交流的另一座桥梁。

  “后疫情时代”如何应对挑战

  进入5月,中韩“快捷通道”成为两国政商界人士关注的焦点。

  据第一财经报道,5月10日,首批适用中韩“快捷通道”制度前往中国的韩国籍技术人员从韩国仁川机场出境,该批次人员共计215人,来自三星显示器、三星SDI、三星电器等三星集团旗下子公司的工程及技术人员,并前往位于天津的三星显示器工厂进行业务支持。

  报道称,根据在韩国国内负责接受“快捷通道”申请的韩国贸易协会针对成员企业进行的调查,截至4月底,韩国国内有1000名以上的企业家,需要在未来的一个月内急需赴华出差,以维护公司的正常运作,其中科技制造企业的比重占到了近四成。

  彼时,中韩两国皆处于疫后经济恢复的重要时刻。前往机场送行的中国驻韩国大使邢海明表示,这一制度安排有利于稳定本地区乃至全球产业链供应链。

  绵延至今的疫情重创了全球经济。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将有170多个国家出现人均收入负增长,这一数字高于上一次国际金融危机期间负增长的国家数量。此外,分析指出,疫情的经济影响很可能会在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内慢慢显现。

  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6月1日最新发布的数据,受新型冠疫情冲击,韩国5月出口额同比下降23.7%。这是韩国出口降幅连续两个月超过20%,但降幅较4月(25.1%)有所收窄。韩国产业部长官成允模表示,近期出口不振并非结构性问题,有望随主要出口对象国的经济复苏实现反弹。

  不过,疫情带来的经济下行并非全无好处。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全球经济的萧条因素与“无接触经济”、“宅经济”等线上服务的转型机遇因素一同现身。对此,韩国政府为顺应全球性的数字转化趋势,正在推进建设数字基础设施,扩大无接触经济,建设数字化基础设施等韩国版新政的国家项目。

  崔泳杉表示,在此背景下,从5月1日开始的中韩之间的商业商务访问,还有“快速通道”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首先,这是在当前情况下,最早在全世界实行的(机制)。”

  崔泳杉指出,在疫情之后,世界经济肯定和传统的不再一样,他认为,今后的重点可能包括数字经济的扩散和非面对面交流的经济的普遍化。

  “两国的共同点在于都在培养新的产业。我相信只要全球携起手来,就可以共渡难关。期待中韩两国可以站在培养新产业的中心。” 崔泳杉说,“韩国从今以后,在推动这样新兴产业发展过程中,愿意同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企业一起向着这个目标前进。”。

  具体到今后中韩经济合作,崔泳杉也提出了自己的几点看法。他表示,关于中韩两国的经济合作,迫在眉睫的是为拯救经济,恢复中韩两国间的人员交流和物资流动。除了尽快在中韩协商下,落实并扩大企业“快速通道”政策,恢复航空运输之外,也可以指定(2021-2022)中韩文化旅游交流之年等,为振兴因疫情遭受打击的两国航空、旅游业制定政策性计划。

  不仅如此,崔泳杉提出,还需根据疫情的情况,正式推进盐城·新万金等中韩产业园区的运营,或连接韩国的新南方·新北方政策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等,重新启动此前落实的合作项目。

  “最后,以两国优势互补为基础,挖掘在韩国版的新政与中国正在推进的新基础设施建设、线上新经济间的互补的领域,并将其发展为具体的合作项目也是充分值得考虑的范围。”崔泳杉补充说。

责任编辑:张玉

(责任编辑:温力铭)

推荐内容
  • 剁手党福利!海南免税购物额度将升至每人每年10万元
  • 5G商用一周年 云游戏从概念走向现实
  • 省法院机关举行新任职人员颁发任命证书暨宪法宣誓仪式
  • 谁决定了你在直播间里能买到什么?
  • 美国逼“五眼联盟”插手香港,欧盟这句话意味深长
  • 医美平台怎么告别“野蛮生长”?